8.0

2022-09-01发布:

色播播播丁香四房播播高校生的暖床学长

精彩内容:

一九二○年英倫南方的一座現代化城堡°°黃金色的陽光透過雕花的窗欞
穿越拉上的細薄白色蕾絲帶子,射入這間位于城堡東側、能被東昇的旭日恰好籠
罩的超大房間。

這是一間簡直只有童話故事中才能找到的房間,房中正中央的Kingsize雙人
床,垂著歐洲傳統的精緻床簾,一系列白色的設計讓房間的氣氛清爽又明朗。

十二月底的日照不算強烈,因此穿透過窗簾的光線只在房間裏映上幾個小小
的光圈。

「嗯。」床上的少年微微動了一下,但緊閉的眼睑和放鬆的身軀在在說明他
還深深地沈睡中。和純白色床單形成強烈對比的黑色短髮,柔軟而淩亂地散落在
細緻的枕頭上,原本應該是黃褐色的肌膚,因爲充份接受陽光照射而呈現亮麗搶
眼的小麥色,而隱藏在台上的眼簾裏的是一雙比夜色星空更加耀眼奪目的黑色瞳
孔。

沒錯,和這完全歐式的擺設雖有些突兀、但卻一點也不會顯得格格不入的少
年,他來自那個對西方人來說仍是個神秘色彩濃厚的東方國度。他安靜地躺臥在
這張比一般雙人床還大床  上,伸展的四肢散發出年輕而輕鬆的氣息。

感覺到有東西劃過自己的臉頰,少年在睡夢中反射性地轉了個身,但那種輕
柔的觸感還是追著他不放。

不耐煩地伸手想揮開飛舞在臉頰上輕如羽毛的東西,伸出去的手卻不曉得爲
什幺被箝制住,隨後一個柔軟的溫度下降到自己的嘴唇上。

此時黑髮黑眼的中國少年還毫無知覺、依然酣睡,手揮開東西的舉動,充其
量也不過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反射性動作而已,但逐漸加深在雙唇上的壓力,以及
有一點沒一點、像是品嚐著他舌頭似的侵入,讓他原本混沌的意識慢慢地清明起
來。

有點不舒服的感受讓他皺了皺了眉頭,隨著被侵擾的次數的增加,他清醒的
程度就益發明顯。

當一樣帶著體溫的東西,突如其來地覆蓋在他下半身最重要的器官上時,驚
嚇感就如同高壓電一般流竄他全身,讓他瞬間甦醒過來。

「唔……」

張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景像讓他幾欲大叫出聲,但被對方深吻封住的嘴巴壓
根兒發不出像樣的聲音,只能從喉頭裏勉強地擠出細微的不滿。

「做什幺呀?你這個家夥!」

被人硬是壓在身下的中國少年施衛,慌忙地移動身軀想要脫離對方的魔掌,
可是他的整個身體都被壓制住而動彈不得。他死命地瞪著那個臉幾乎和自己貼在
一起的男孩,然而對方卻只是閉著雙眼,陶醉似地吮吻著他的唇舌。

那個趴在施衛身上的男孩有著金色的中長髮,柔順地披散在他的肩膀上;一
張受到天神特別眷顧的俊美臉孔,連現下的美少女都不禁自歎弗如;深藏在長而
鬈的睫毛下的眼瞳,是連穹蒼都難以媲美的碧藍色。

************

凱.羅蘭.威那斯這一刻正深深地沈淪在施衛的唇瓣所傳來的溫暖中,他緊
緊地擁抱這個在不久之前,還和自己處于敵對狀態的中國少年。

對凱而言,今天的這種狀況真的是他怎幺也想不到的局面;在凱進入目前就
讀的學校前,他就聽說過這是所對各種文化兼容並蓄的中學,只要學生有足夠的
能力,有辦法通過在英國屬一等一困難的中學入學考,再加上雄厚的經濟後盾,
就可以進入這所赫赫有名的貴族學校。

對自小被極力灌輸種族偏差觀念的凱來說,要和從外國來的同學相處是一件
根本不列入考慮的蠢事。因爲本身源于正統王室血統,恃才傲物的威那斯家族不
知從何時起對其他種族有了歧視,只以純英國血統爲依歸,完全瞧不起其他種族
的人。

所以當凱得知在校園裏有個來自東方、長他兩歲的學長是學校的風雲人物,
也是半數學生的偶像時,不可思議和敵對意識立刻爆發,而他也和這位傳聞中的
學長開始了長達半年的兵戎相交,直到一次意外的機會讓他抓住他的弱點,威脅
對方成爲自己的玩具。

當初,他的確是只將施衛作爲自己情緒及慾望的發洩對像,但不知從何時開
始,這種感覺改變了,而當他終于恍然大悟時,他經不可自喜歡上這個本來是他
敵人的男孩。

在學校開始放假前,他半是強迫、半是威脅地將衛帶回自己的家裏,他原本
也對于自己這種異常的舉動感到疑惑,但在旁人的一句話下,所有謎團的答案頓
時水落石出。

「少爺,您只是愛上他而已。」

在凱的奶媽蜜拉的當頭捧喝下,凱頓時領悟了這段時間以來自己不合理舉動
的意義,對凱而言,這不啻是最佳的耶誕禮物。

剛明白自己心意的凱,立即採取威那斯家的行事傳統°°坐而言,不如起而
行,所以他下一刻就是跑回房間,對毫無心理準備的施衛來個年末大告白,想當
然耳,衛對他這個超乎常就的舉動自然是不當一回事了。

雖然當時施衛蒼白著臉,不停地重複著「別開玩笑了」這句話,但凱毫不打
退堂鼓,依然自顧自的告白。

「死心」兩個字是不存在于威那斯家人的字典裏的,就信誓旦旦的決心在事
情成功前是絕不會消失的!

原來想要忍耐到施衛接受他的心意,鐵了心的告訴自己從此以後不再輕舉妄
動的,可是喜歡的人就睡在自己的身邊,那毫無防備的沈睡模樣,更是不斷地引
誘著他,在一而再、再而叁地壓下高張的慾念後,就決定棄械投降。

輕輕地舔吮施衛唇齒的同時,就脫去施衛的衣物,也脫去自己的,而後探至
施衛的亢奮處撫摸著。

施衛在心底死命地吶喊,要他住手,無奈他的想法怎幺也沒辦法達到凱的腦
海裏。

想要抵抗的雙手被凱單手抓住,壓制在身側,唯一能表達意思的深陷他技巧
高超的深吻裏,不但要留心別一時大意就沈湎下去還要抗拒凱在他下半身熱情的
愛撫。

想大吼要凱不要碰他的施衛,縮著身體,想從凱的撫慰中逃脫。

凱昨天莫名其妙的告白是另一個遊戲的開端嗎?施衛不由得一邊這幺想著,
一邊掙紮地想逃離。

前陣子因不知名的原因,被凱失去理智地侵犯成重傷的身體,在整整一個星
期的調養下已經完全痊癒,才在慶幸自己得以安全的時候,那如同惡夢般的日子
彷彿又要重新開始。

令施衛最無法容忍的不是每每被侵犯後必有的疼痛,而是在那應該是令人發
指、恨之入骨的過程中,自己竟會陶醉在他愛撫下的羞人感覺!

明知凱只是樂見自己失控的樣子,明知這是對方羞辱自己的另類方法,施衛
最終還是克制不住地在凱的手中解放。那種超越肉體上痛苦的打擊,那種精神上
惡毒的折磨,是施衛在事前或事後都最痛恨的。雖然如此,他卻也總是逃脫不出
肉體得到快感的喜悅,最後總向凱俯首稱臣。

被糾纏的舌頭洩上凱的熱度,施衛發覺自己開始向身體的原始呼喚投降。

「不要!」

不想讓自己沈淪在這種膚淺的快樂中,施衛拚命想要保持清醒,可是凱加諸
在他身上的刺激,卻一層層地將他的堅持剝落。

口腔被整個入侵,牙龈被舌尖來回地舔舐,趐麻的感覺讓施衛輕顫抖。

凱輕柔地吮了下施衛的舌頭,然後放開,重複著這種挑逗的動作卻不讓施衛
得到滿足,兩人口腔分泌的透明液體在施衛無法吞嚥的狀況下,沿著他的嘴角緩
緩地流向他的頸子。

之前濃烈的深吻突然變成這樣的淺嘗即止,讓原本已經陷溺的施衛感到些許
的不滿,但也因爲如此,他的理性及時恢複,將他拉離這種沈溺的感覺。

「你想做什幺?」施衛出聲低斥,但也只來得及說出這幺一句話。

凱在施衛想繼續開口時,又再次深深地吻住了他正好張開的唇瓣,那像是歡
迎著自己的感覺,讓凱的慾火瞬時燃燒起來。他的手更加積極地撫弄著施衛的火
熱,希望享受這種快感受的人不是只有他。

凱的手指細心地刺激著施衛最敏感的地方,在兩人已經享有多次的肉體關係
經驗下,他非常明白現在該怎幺做。

下半身被不停地撫弄著,腦袋的氧氣也被凱灼熱的吻給抽得精光,施衛只感
覺自己的意志漸行漸遠。

************

拒絕投降的理性和沈溺于情慾中的身軀煎熬著施衛的意識,他被凱握住的雙
手不由得抓著被兩人弄得淩亂不堪的床單,想藉此喚回漸漸消逝的理智。然而他
的想法卻彷彿被看透似的,凱握住他的堅挺的手律動得更快,令兩人更加沈迷于
激情狂愛中。

雖然腦海裏迴蕩著要反抗的聲音,但施衛的身體已經背叛他,在凱的手中留
下愛液。

解放後的快感佔領了施衛的全身,暫時失去氣力、無法動彈的他只有任由宰
割,雙眼失去焦點地望向再度挺身吻他的凱。柔細的金髮滑過施衛的臉頰,但他
卻連轉頭躲開的力氣都沒有。

不斷地輕吻著施衛的嘴唇是那樣地溫柔,然而他卻沒有多余的心思去思索這
個動作的意義。

施衛喘著氣,身子突然變得僵硬,他感覺到凱的手指來到他身後的洞口。

「放鬆。」

拂過他耳畔的聲音是那樣地溫柔,和過去幾個月命令式的口吻迥然不同。即
使如此,施衛還是反抗著,雖然達到高潮後的一時疲憊,讓他連話都說不出來。

凱將沾洩著愛液的手指緩緩地插入想要掙脫、卻又使不上力的施衛的下體,
先是微微地前進,旋即退出。反覆數次。

「住手!」施衛咬牙切齒地瞪著對自己身體爲所欲爲的凱。

「不要動。」凱也咬著牙,同樣是一副痛苦的樣子。

施衛想要大喊也聲,可是下半身傳來的刺痛感讓他忍不住咬緊牙關。

繃著忍痛的表情,施衛不解地看著凱不同于以往的前戲動作;中見他將手掌
中他釋放出來的愛液塗抹在指尖,然後來回進出他緊繃的內壁,這樣的舉動持續
了幾回合,直到連他都能感覺到那裏已經鬆弛。

「你做什幺?」

施衛的雙手好不容易掙脫了凱的禁梏,但被對方壓制于身下的軀體依舊動彈
不得。

「這樣……你應該會輕鬆一點。」

像是相當勉強地擠出這句話,凱下瞬間就把自己再也無法按捺的巨大挺入施
衛的身體。

完全沒有料想到這份沖擊的到來,無法言喻的痛楚便從他張大的雙唇裏逸了
出來。被強硬進入狹窄洞口的熾熱撐裂的肉壁,如同往常一樣,熟悉的疼痛感傳
遍他全身。

「對不起。」知道施衛又感到疼痛,凱俯身在他耳邊喃喃地道歉。

爲什幺?考慮到太過突然或劇烈的動作會讓施衛疼痛,所以這次他逼迫自己
放慢速度,也試著先用手指和愛液讓他習慣。

雖然明知他仍感到疼痛,但久違的快感沖上大腦,令凱再出控制不住自己的
動作。

「對不起。」在一臉痛不欲生的施衛耳邊又道了歉,凱抓緊他的腰際,將自
己往更深處推進。

宛如著魔似的,凱瘋狂地抽送在施衛體內的碩大,狹窄的內壁緊縛著凱的熾
熱,讓他失去理性,狂亂地發洩著被壓抑的慾念。

腰間傳來的刺痛感讓施衛險些哼了出聲,曾經休養過的身體怎幺也沒想到會
這樣突兀地又被侵佔,自尊讓他忍住了應該會逸出的呻吟。閉上眼,緊抓著被單
的指尖因用力過度而泛白,被刺穿的下體承受著凱張狂的擺動,之前釋放過的快
感現已消失殆盡,殘存下的只有內部被貫穿的強烈痛楚。

或許是施衛咬著牙、泛著冷汗的不快傳遞給了凱,令他狂亂的穿透速度慢了
下來,當施衛注意到時,凱的一只手又攀上他的男性像徵。

「對不起。」又是那種聽起來像纖悔似的低語。

施衛睜開雙眼,困惑地凝視著輕輕地吐出這一句話的凱,腦筋還沒來得及運
作,凱的手指已經先愛撫著他的灼熱,輕而易舉地讓他抑制不住的高潮來臨。


(2)

「已經可以了吧?」凱低啞地出聲問道。

「啊?」

「你的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吧?」

凱的膝蓋壓住施衛下半身的掙紮,雙手則壓著他的身子,不給他絲毫脫逃的
機會。

「什幺叫好得差不多?」

不曉得該說是天生的遲鈍,還是後天經驗不足,施衛經常對危機沒有什幺警
覺,所以當他察覺到的時候,通常都是無可挽救的時候。

「這裏呀!」帶著一抹稱得上豔麗的微笑,凱的右手向下觸摸著一個會讓施
衛嚇得要跳起來的地方。

「你摸哪裏呀?」施衛心中一悚,卻動彈不得。

後知後覺的家夥,大概就是指像施衛這樣的吧!

同樣的情形出現過已經不止一次了,但施衛就是無法敏銳的感受到危險的訊
息,總是非要等到情況明朗得不能再明朗之時才會有所感覺,不過通常到了這個
時刻,他是只有後悔莫及的份了。

「可以吧?」凱附在施衛的耳際輕輕詢問。

「什幺可不可以?你放開我就是了!」

「不要。」

「餵!」

施衛推著凱的肩,覺得他在自己耳邊說話的舉動,弄得自己好癢。

「衛。我喜歡你。」凱沈下身子靠在施衛的身上,呢喃似地低語著。

「放手!」

施衛恨死自己的愚鈍了,爲什幺從這幺多次痛苦的經驗裏,他還是沒辦法學
到教訓呢?

「我想要你,衛。」呢哝般的聲音從凱的口中逸出。

這句話讓施衛的身體一僵,憶起自己還是這個家夥的玩具的時候。他人沒把
凱的告白當真過,所以對他而言,從前和凱訂定過的契約仍然存在。不能反抗凱
的命令是唯一的條件,施衛雖然恨得咬牙切齒,卻也只能無奈地接受,誰教他有
把柄落在他的手上。

「衛?」發現施衛突然停止掙紮,凱詫異地擡起頭來。

「隨便你了。」施衛一副慷慨殉身的模樣。

如果不是爲時勢所逼,他怎幺會臣服在這個家夥的淫威之下?

不曉得施衛的心裏有過這幺一番掙紮,凱抑制住自己的沖動,再叁地確認施
衛的身體狀態。

「可以嗎?衛。」

把施衛的沈默當成是默許,凱再也忍耐不住地低下頭,輕輕品嚐著施衛的唇
瓣。

「我喜歡你的味道,衛。」

凱盡情地吸取施衛的髮際所散發出的馨香,凱沈醉在那一片帶有朝陽的味道
裏。先是輕輕地吻了一下,而後看著施衛緊閉雙眼的羞赧神情,一股沖動隨即如
電流一般竄入凱的每一根微血管中。像是呢喃、又像是夢呓似的低語竄過施衛的
耳畔,身體自然地回憶著被佔領時的痛楚與快感。

「唔。」試圖壓抑住唇齒被人舔舐所産生的趐麻感,施衛雙手抓住身旁桌子
的桌腳。

凱輕柔地啃咬著施衛的唇瓣,隨後便覺得不滿足地糾纏施衛的舌頭,吸吮著
其中甜美的蜜計。感受身下人兒的顫抖,凱的嘴角浮現心滿意足的微笑。

「衛。」凱輕聲的呼喚。

凱陶醉在親吻時伴隨而來的甘甜,一雙手也沒有停地剝去了施衛身上的騎馬
裝。凱的指溫柔地交纏在施衛灼熱的中心上,感受他因爲自己的動作而按捺不住
地扭動身軀,想要得到更多卻又打算忍耐。

凱吻著施衛的嘴唇勾起一絲魅惑的笑意,手指更是快速地愛撫著掌中不斷脹
大的寶貝。

「不!」

施衛拚命地抗拒著從下半身湧現的一陣陣快感,可是這種比自慰時還強烈的
美好感覺卻讓他難以抗拒。

宛如告訴他索性放棄抵抗,凱更是技藝地攻擊著施衛的弱點,讓他即使握住
桌腳的手指都用力得彷彿快在碎裂了,還是無法抵擋自下半身泉湧而至的快感,
只好任自己陷溺在這無邊的醉意之中。

「好快呀!」凱說道。

凱擡起上半身,看著手掌中那種熟悉的愛液。

「閉嘴!」

釋放過後的解脫讓施衛短時間內喘不過氣,只能恨恨地瞪著那個一邊輕笑、
一邊吻著自己臉頰的凱。

「慾求不滿嗎?衛。」及時吻住施衛想要反駁的唇,凱再次擡起頭來︰「跟
我一樣。」

「誰跟你這種家夥一樣!」施衛氣喘籲籲、不滿地駁斥道,卻也無法否認自
己在凱手中解放的事實。

「是嗎?再來該我了。」凱輕聲地說著。

「不!」

無視施衛的反抗,凱沾洩著施衛愛液的手指潛入施衛的秘密地帶。

「我說不要!啊~~」記憶中被貫穿時的痛苦籠罩著施衛,讓他下意識地吐
出抗拒的言語。

然而,不管施衛怎樣劇烈地喊叫,凱奔騰的慾望已經是攔截不住。被愛液潤
澤的指尖,殘酷地侵入窄小的洞穴,讓施衛痛苦得蹙起眉頭,但在凱不停歇的動
作下,狹隘的入口終于微微地放鬆了點。

即使如此,這種程度的潤澤和鬆緩仍無法容納凱的爲熱,他若和上回一樣迫
使施衛接納了,那幺結果也必定會和上次一樣,不可避免地讓施衛再度感到疼痛
不堪。

爲了讓施衛不再受到傷害,凱稍稍拉高身子,從桌上拿了罐長長的玻璃瓶。

「那是什幺?」施衛看著淡金黃色的瓶子問。

「應該會是讓你輕鬆一點的東西。」凱簡短地回答著,人迫不及待地打開瓶
蓋,將有些黏稠的淡色液體倒入手中,然後用手指沾著刺入施衛的體內。

「啊!」

「別擔心,這只是香精油,不會傷到你的。」

凱安撫著不安的施衛,一次又一次地將這充當潤滑劑的香精油送進施衛的身
體裏面。

也許這幺做真的有它的效果吧,在被好幾根手指同時貫穿的同時,施衛並沒
有感到以往難以忍受的劇痛。凱充份地潤澤著施衛狹窄的內壁,直到當他的手指
進攻時,穴口與他的手指間會發出誘人的聲音。

「嗯……」痛楚感消失,施衛忍不住了出了呻吟,連施衛都沒注意到這吟哦
聲是發自自己口中的。

「衛。」凱靠近施衛的身旁,非常享受他逸出的哼叫聲。

他伸手擡高施衛的腰際,凝視著他不自覺中變得朦胧的眼神,覺得自己彷彿
被那對眸子給吸了進去。平時絕對是澄澈清明的黑色瞳眸,在這一刻蒙上了層霧
氣,那種不知所措的模樣蠱惑著凱,讓凱再也無法多想,只能遵循身體的慾念,
擡起施衛的身子,一口氣把自己推進深處。

「啊!」施衛瞬間緊握桌腳,一眨眼間,劇痛蔓延全身。但下一刻,當凱開
始移動時,疼痛感不可思議地消失不見。襄嵌在身體內部的熾熱迅速膨脹起來,
施衛感覺一種難以形容的熱度正摧毀著自己的意識。

稍微撤退,然後一鼓作氣地沖刺,凱克制不住地在施衛的狹谷內律動。緊窒
的內壁夾住凱的碩大,但之前塗抹進去的精油卻讓他可以更容易地滑動,在施衛
熾熱的體內,凱感受到被熱浪襲擊的快感。

「衛、衛~~」叫著自己戀慕的人的名字,凱忘我地沈淪在兩人共赴雲雨所
帶來的快樂中。

他握住施衛的腰桿,將他的膝蓋擡到自己的肩上,讓自己可以更深入施衛高
溫燒熱的軀體內。緩緩移動著,凱仿若聽到兩人相互摩擦所産生的聲音。

凱在施衛火焰般的體內失去理性地沖撞。

「啊!嗯……」

雖然緊抓著桌腳的手指因爲用力過度而有些微痛,但下半身傳來的悸動卻輕
易地蓋過一切,讓施衛發出了自己連作夢也想不到淫靡叫聲,身體隨著凱的律動
而激烈地搖晃著。


(3)

施衛好不容易爬到床沿,坐直了身子,凱卻早已如山一樣聳立在他面前,阻
止他的脫逃。眼前要逃之夭夭看來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施衛索必擡頭挺胸地面對
這個開始讓自己警戒起來的凱。

「哦,你該不會是在說麗絲吧?」經過幾番的思考,施衛才恍然了解凱口中
指證曆曆的事情︰「我是很高興呀!那又怎樣!有誰被一個可愛的女孩子碰了會
不高興的?不管怎幺說,總比被一個男人碰觸要來得好!」

「你!」凱猛地擒住施衛的後腦勺,將自己的唇壓了下去,舌尖也跟著強勢
地侵入。

「唔!」他在開什幺玩笑?是不甘心自己的玩具不聽使喚?還是……施衛想
反咬凱的舌頭,卻因被及時抓住下颚而告失敗。

他的反抗再次激怒了正設法控制自己情緒的凱,這一刺激,令凱的怒濤像是
脫疆的野馬一般狂奔了起來。凱攫住施衛的肩頭,將他壓倒在柔軟的床  上,兩
人雙雙埋進絲絨被裏。

憤怒讓凱下手失去輕重,伸手扯破了施衛身上連夜趕工的禮服,舌尖也尋求
著施衛的一切,發狂似地在施衛的嘴裏肆虐。

「嗚!」施衛發出了一聲悲鳴。

他抗拒著,但被凱嚼咬得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只能任由他隨心所欲。

凱迅即地褪下自身衣物後,毫無預警地將施衛下半身衣物拉下,讓施衛吃了
一驚,直到這一刻,施衛才深深地體會到事情已出乎意料地脫離常軌。

吞噬著他的氣息的深吻是那樣地粗暴,探入他口腔中的舌尖是那狡黠刁難,
總讓他在似乎要得到滿足時立刻撤退,然後又在他的熱情要冷卻時進攻,這樣來
來回回地挑逗著,極像是一種痛苦的懲罰。

「不要……」被強迫當他人發洩的玩具已經夠悲慘,而沈醉在這種被侵犯的
感覺中不可自拔,更是讓施衛深深地感到無地自容。

凱突然間將舌頭抽離施衛已經發熱的口腔,沿著鎖骨向下咬住他胸前嬌小玲
珑的突起。

「啊!」被挑逗而升起的熱度原未到達最高點,卻冷不防被抛下的感覺讓施
衛難耐地蠢動起來,可是馬上又被用力咬住的部位卻疼痛得喚醒他的理智。「不
要、不要!我叫你放手!」施衛喊著,意圖擡起身體遏阻凱繼續進攻。

「不要動!」凱低斥著,雙手壓住施衛的肩頭,仍然持續啃食著那一片充份
吸收日光的肌膚,直到清一色的小麥色澤上浮現出幾點不相稱的紫紅。那是他刻
意留在施衛身上,提醒他是他所有的記號。

「痛!」咬緊牙關,施衛忍受著強行烙印在自己身上的痛楚,可是這種趐麻
的疼痛感卻讓他無法自制地扭動身體。

「不是叫你不要動嗎?」

凱的右手往下摸到施衛的男性慾望,忽然間緊緊地縛握住他那敏感的地帶。

「嗚!」預期之處的痛感讓施衛不解地望向凱,身體更向後退縮,想舒緩凱
加諸在自己身上的疼痛。

凱伏下身子,帶著冶豔的微笑,開始輕柔地撫弄著施衛的火熱,聲調中有著
一絲明顯的苦澀︰「你是我的,衛。」

「誰……誰呀?」不服輸地咬著牙,施衛卻不能否認自己數度在凱身下達到
高潮的事實,就像現在,凱不過是稍稍改變了手掌的方向,他卻立刻不爭氣地得
到難以形容的快感,釋放在凱的手裏。

「我喜歡你,衛。」

埋在自己肩窩的聲音是那樣地低沈,像是帶著哭泣的低語讓施衛吃了一驚,
但由于看不見凱的臉孔,施衛也無法求證自己所聽到的是否真切。

「不要在這種時候說這種  心的話!」

施衛雖然推著凱的肩膀,卻好恨自己又在他的身下得到快感。

「衛、衛……」凱喃喃低語著,將洩著溫熱愛液的手指戳進施衛緊窒灼熱的
體內,感受到施衛一瞬間強烈的收縮。凱的手指不住一在施衛的穴口進出,確切
地感受到他的顫抖。

蓦地將施衛的大腿擡高貼放在自己的腰際,凱可以清楚地看見施衛驚愕的神
情,但他只是勾著淡淡的微笑,把施衛另一腳擡到肩上後,就毫不留情地將自己
按捺已久的堅挺刺了進去。

「我愛你,衛……」

配合著節奏的律動,凱強悍地抽送著自己在施衛本內的巨大。

施衛壓制不住陸續發出呻吟,配合著凱大力搖晃擺動的身軀,整個房內竟是
春色無邊。

「對不起,可是,我愛你,衛……」彷彿要將這刺痛連同言語深深烙進施衛
的身體裏似的,凱抱住他的腰桿,狂亂閥筏律動起來。

下半身傳來了熟悉的刺痛,施衛也隨著凱擺動的身子搖晃著。

感覺凱在自己體內釋放了出來,但火熱的慾望卻絲毫沒有消退的迹像,在一
個輕輕的摩擦後,凱更加腫大的灼熱在他身體裏不知節制地沖撞起來。

伴隨著凱的肆無忌憚的是施衛一聲聲未曾停止的呻吟。

下半身傳來麻痺似的疼痛和快感,令施衛意識模糊地瞇視著凱。

不知爲什幺,他可以感覺到凱選擇這幺做的意圖並不是想傷害他,儘管他的
身子又酸痛起來,但他依稀了解到凱這幺做是因爲想席捲他的全部,以一種狂暴
到底、將他吞噬得連影子都不留的狂烈。

在失去意識前,施衛不曉得自己爲何會有這種感覺。

色播播播丁香四房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