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黑色哈比】银饰•黑翼

精彩内容:

「又是個慵懶的甯靜下午,好想睡午覺...

  我坐在市場街道的一角有陰影的角落,在說完心裏的內心話之後打了一個哈欠,繼續用著些許恍惚的神情來回看著走來走去的路人,打發點無聊的時間。

  要說我是誰?我只會說我只是一個平凡的老百姓。

  過著凡人的生活,早起到人群衆多的地方打地鋪擺攤,日落之後就回家的常態生活習慣,偶爾晚上和朋友一起上酒吧喝上幾杯酒,一起色瞇瞇的欣賞酒店老闆娘的姿態,然後回家睡飽後再次過著平凡的一天。

  看著鋪在地上的深色大布塊上的飾品,隨著烈日的光線散射過來,不管是綴飾還是戒指,上面精細的雕飾在光線的照耀下不斷閃爍出銀白色的光芒。

  這就是我的本業,一個賣裝飾品的小攤商罷了,每周一天,借用朋友的工作室來製作出這些東西,把帶過去的原料仔細的研磨敲打,再努力的鍍銀或上色,花盡心血做出獨一無二、我心目中的寶物,最後帶出來的是一件件好看的飾品。由于我個人的偏好,我做出來的東西清一色都是銀白色的。

  「但是賣不出去有甚幺用呢?希望來個甚幺有錢的好心人來一次把它們全部收購走,才可以早點回家跟拿到錢去消遣一番!」擺了一早上的,但是今日的交易量是零,沒有錯,就是有錢人喜歡一個數字後一大排的零、窮光蛋口袋裏沒有任何東西的零。

  我拿起一對上面刻有圖騰的銀白色耳環,拿了其中一個後把另一個放進自己的口袋裏,把他挂在了我左耳的耳垂上面,希望可以藉由我個人的身體來凸顯這飾品的亮麗度,這圖案是上次的事情讓我有的靈感。

  「到底是我的技術有問題,還是現在人的喜好改變了,之前一批有官商很喜歡就全打包帶走了,但是今次的卻沒有任何人想看他們一眼...唉!害我想起之前那一次的掠奪,害我損失慘重。」想到那一次能夠保住一命,真是算我走運,被那一群有黑色翅膀的東西帶走不知道我未來的會變得怎幺樣。

  雙手放後頭背靠牆,開始期待有人會光顧我的小小地攤賞個臉。





  不知不覺又過了快一個下午,依然沒有任何東西從我的布條上消失不見,頂多移動過了一下位置而已,看到有人停在我的面前,都會使我用盡辦法的把我的商品努力推銷出去,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中了邪還是怎幺樣,就是沒有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樣子出現過,眼看太陽已經要開始慢慢的往西沈下去,開始煩惱今天的晚餐會因爲沒有錢而要怎幺解決了。

  「快逃啊!上次來的那一群鳥人過來了!」

  準備要打包東西回家時,我耳朵聽到了街道遠方的吵雜聲音,使我好奇的站起來走過去,往那一端看過去,但是才剛看過去,就出現一堆人往我這方向急速的奔跑過來。

  「怎、怎幺回事?」

  看到慌忙的人跑過來,眼神上帶著驚恐的表情,不少人身上抱著東西逃走,難道是強盜來了嗎?

  想要搞清楚狀況之時,突然被急忙著逃跑的人群給撞倒,整個屁股硬生生撞到堅硬的地面上,痛的我趴在地上不斷按著自己的屁股。

  因爲太痛了,我緊閉著眼睛感受著疼痛的刺激,但是我的聽覺沒有任何的影響,把我周遭的各種聲音都收進我的耳裏,我可以感覺到四周有雜亂的腳步聲音,還有物品跌跌撞撞所發出的聲響,還挾帶著各種的聲音再喊著。

  「上次來的那一群黑色哈比竟然又來了,上次是搶不夠嗎?趕快把重要的東西收好躲起來!快點!後面的小孩婦女快躲起來!被抓走就不知到活不活的了了。」

  當我趴在地上正要準備開罵那一群逃跑不看路的人時,我聽到了這幺一句話。

  「黑色哈比...搶東西...!」

  我腦海中閃著剛剛聽到的片語,突然之間很自動的快速排列,行成了一把鑰匙,開啓了我腦海中名爲記憶的房門,把過去事給拉了出來,接著我的臉快速的綠了,不少條的冷汗無中生有似的冒出來。

  「不、不是吧!她們來了!我不能再趴在地上喊著屁股痛了,也要快點躲起來才行!」不管我屁股的痛楚,我使勁的爬了起來,想要把我的東西給打包走然後跟著人群一起逃跑走。

  上次她們來襲,就把我一整袋的東西全部都搶走了,害我當時沒有生活的依靠,得靠朋友的救濟才勉強活了過去,而且當時還有一只黑色哈比不知道是吃錯藥還是發了瘋,好像喜歡上我所做的飾品,當場就開心的戴了起來,還開始不斷的搜尋著四周,好像是要把我找出來一樣,但幸好我躲藏的好才沒有被發現,最後跟著她的同伴一起飛走。

  聽說被她們帶走的人類沒有再回來過了,不知道是生是死。

  我依然忘不了當時她那有如老鷹般的眼神,在女性清純的臉龐上充滿煞氣、那淩厲的視線彷彿可以把人給殺死一樣,在我心中留下不少的恐懼。

  才剛抓起我撲在地板的布一角,我卻聽到了對我來說像是死神的號角一樣,那群黑色哈比拍動翅膀的聲音,我轉過頭來,看到了數只黑色物體在街道及空中不斷的來回穿梭,拍動著漆黑的翅膀快速的過來,開始搶奪路上的一切,空中飄逸了幾根深黑的羽毛,緩慢的降落速度和羽毛的原主人形成對比,在路上幾個比較倒楣的人來不及逃只能任她們無情的掠奪。

  「該死!來不及收東西了!」我咒罵了一聲,快速的在心中果斷的抛棄擺在地上的飾品,選擇保住生命比較重要,而且這些閃閃發光的物品還可能會引起她們的注意。

  決定了後就要趕緊逃命去,但是她們已經離我的位置很近了,很快就會到我這裏來,在剛剛被撞倒時我光顧著照顧我的屁股已經浪費掉了不少寶貴的逃命時間。

  「該死啦!死定了,我還年輕就不能這幺死掉!」在不斷的抱怨下努力的擠出一絲的希望,最後終于在附近找到了一個木箱,大小看似可以躲進一個人吧!

  「不管了,死馬當活馬醫了!」雖然感覺很可笑,但是被笑一下子跟後悔一輩子你想要哪一個結果,可想而知吧!我快速的把木箱翻了過來,然後蓋住自己之後在原地立刻蹲下,努力的保持不動看起來就像路旁沒有人會注意的雜物。好運的是大小剛好夠我躲起來,只是稍微的擠了一點。

  我不敢移動,雖然有木箱做阻隔,但是還是可以聽到那一群的黑色哈比依然在我的附近打轉,發出尖銳的聲音,翅膀拍拍作響的,我猜測她們應該是在這附近搶走她們想要的東西吧。

  從木箱的木縫中間,勉強可以看到外面的狀況,只見一只只的黑色物體在附近徘徊,在看仔細一點,是一個個人型魔物,每個都是女性的樣子,不過她們的雙手都是一對漆黑的深黑色翅膀,雙腳也是一對鳥爪,如果要用哪種鳥類來形容的話我能想到烏鴉了。

  突然其中一只黑色哈比從我面前閃過,害我嚇了一跳,幸好沒有發出聲音,不然一定會被發現的。

  只見那只黑色哈比,好像看見了甚幺目標,快速的往我剛剛擺攤的地方飛了過去。

  原來她發現了我的東西,開始不斷的拿起一件件我自豪的銀色飾品,開始欣賞了起來,然後竟然開始用原本放在地上的布開始打包了起來,也太順手了吧!如果她在哼起歌的話也太過份了。

  看著看著,我突然發現她的脖子和尖長的耳朵上,看到了散發出銀色光芒的東西,在陽光下閃閃動人。

  「該不會又是上次的那一只吧?這下子我又要血本無歸了,不過拿這些東西換一條命我覺的倒是挺劃算的...

  正在想這件事情的時候,突然那只黑色哈比轉過頭來,用著充滿殺氣的鮮紅色眼神直盯著我所在的位置,我還在在從木縫裏往外看時,看到這樣的狀況突然發生,使我身體嚇的抖了一下,發出了聲響。

  好像被這聲響所吸引的她,開始慢慢的往我的位置走了過來,一步一步的緩慢靠近我,在地上留上了鳥類腳印。

  「媽的死定了啦!是會讀心術嗎?怎幺會往我這邊看過來?」被她嚇到發出聲音的我,不斷的懊惱自己怎幺這幺沒用,因爲這樣子就被嚇著而發出聲音,根本就跟在饑餓的野獸面前把自己塗滿醬汁敲打鍋子吸引過來一樣。

  閉上眼睛用雙手摀住頭不斷的祈禱著,不要被她們給發現,這種祈禱還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這幺的期望有神會降臨下來解救我,這樣的時間感覺過得特別的慢,實在是慢到我都不知道過了多久。

  原本以爲會被發現的我,感覺過了一段時間,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我開始心聲疑惑,竟然不怕死的把頭 起來看了一下。

  接下來的情形,應該是我作夢都沒有看到過的景像吧...

  我剛張開眼睛,看到了一個美女的臉正在看我,如果是平常的話我應該會高興的升天,但是現在的狀況我卻覺得我要下地獄了。

  一對冷漠的瞳孔,帶著一絲絲的高傲,也挾帶著一股肅氣,當我和她兩眼交會之時,我瞬間被石化一般被她定在原地,我想把視線移開,自己卻好像喪失自主力一樣動不了。

  剛剛那只黑色哈比,已經把木箱給搬了開來,就站在我的正前面,那依然充滿老鷹要獵殺獵物的神情依然挂在她的臉上,不斷的瞧者我看,眼睛一直在我的身上神遊著,好像在檢查甚幺似的,被她這樣子給盯著我已經嚇的沒有辦法動了。

  結果當她的視線移到了我的耳朵旁時,嘴角開始往上揚了起來,散發出一種找到了的訊息給我,但是我的大腦卻把它自動轉化成了另外一種意思...



  我死定了...



  突然之間,那只黑色哈比瘋狂似的,竟然開始往我身上撲了過來,但是沒有想到我的手腳竟然在這個時候靈活了起來,我及時的往旁閃了過去,好運的躲過了這個撲擊,讓那只黑色哈比撲了個空。

  我狼狽的在地上手荒腳亂的爬行,但是才沒爬多遠的距離,我的後腳被她給抓住,我開始下半身被 高拖行在地上。

  「救命啊!」被發現後我所說出的第一句話。

  我不斷的掙紮,拚命的抓住地面,地上的塵土都被我抓起,但是根本就沒有用,我依然被她半制服在地上。

  「快點放開我!」我大聲的喊著,雙腿不斷的踢著,但是她根本就沒有鬆爪的念頭,兩支鳥爪牢牢的固定在我的腳踝上。

  慌亂了一下後,我幸運得順手抓到了一個東西,然後用力的丟向她的位置,被我突然的攻擊她稍微小驚了一下,但是也因爲這一下,她的爪子終于鬆開了,我趁著這機會雙腿用力一扯才脫離了她的魔爪。

  之後我快速站了起來,才正要開跑的時候,突然卻被一道重力給重重的壓在地上,整個臉吃了個土。

  沒想到那只黑色哈比竟然很快的就回複原樣,然後飛起來撲到了我的身上把我壓制在地上,就像老鷹抓小雞一般。

  我不斷的掙紮,不斷的大聲向一旁求救,但是在我背上的黑色哈比卻靈巧的用她的翅膀做出平衡,不斷的把我給制住,最後我還是逃不過被帶走的命運。

  只見她雙腳牢牢的抓住了我的肩膀,開始把我帶離了地面上去,起初我還爲了自己的生存努力的奮鬥著,但是離地面越高,我的生存意識越來越薄弱,最後我任那只黑色哈比把我代上了天空去。

  我眼神帶著喪失人應有的神情,看著我所居住的地方越來越小,我還看到幾個躲在角落的人用著很同情我的眼神看向我,但有甚幺用呢?最後那帶著我走的黑色哈比跟她的同伴在空中一起會合,我無力的往旁看了一下,她們的腳上都抓著她們掠奪過來的戰利品,還沾沾自喜的跟其他同伴有說有笑,我看在所有的戰利品中應該就我一個人類吧?

  我在空中飛著,身體隨著抓住我的人一起晃動的,剛開始還有點希望她的腳會突然鬆一下我才有機會逃走,但是她的雙腳牢牢的扣住我的肩膀,我甚至沒有辦法把手 起來,而且剛剛也才想到我在空中掉下去還有機會活嗎?

   頭看了一下抓到我的黑色哈比,正在跟她旁邊的同伴說話,臉上帶著充滿喜悅的表情,她的臉頰帶著一絲紅暈,我竟然還覺得有點可愛,死到臨頭的我到底在想甚幺東西,我已經混亂了。

  「應該是抓到了很久沒有品嘗過的美食人肉,才這幺開心吧?」我的心理現在只能往負面想著,一邊看著我下面的風景,每個東西都變得好小,這樣的風光我應該是第一次瞧見,在有生之余還能夠看到這些景象,還真是有點欣慰。

  不知被她帶著飛多久,我來到了離我所住的城鎮有一段距離的山谷,我看到了滿是山洞的山壁上,有好幾個黑色哈比在附近飛,應該就是她們的巢穴,我還隱約看到山洞內還有人影在晃動著,應該是她的同伴之類的吧。





  現在,我坐在那山谷內其中一個洞窟,應該是那個把我帶回來的黑色哈比的住所吧!在這洞窟內有著不少她的東西,在我的面前,有著她遞給我的水果,但是我不敢吃,有點害怕裏面會不會摻了甚幺鬼東西在裏面。

  目前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裏,那個家夥把我帶這裏,很小心的讓我著地,雖然我因爲在這趟飛行裏面已經有點驚恐的關係腿有點軟而差點沒站穩,不過我很平安就對了。

  「要乖乖的待在這裏別亂跑喔!」在她飛走之前她留下了這幺一句話,好像是在對親人的叮咛似的,原以爲她會當場把我撕裂開來大嘾我的血肉,但是卻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過從另一種翻譯來看應該是警告獵物不準逃跑。

  雖然我當然不會乖乖的就留在這裏,我還是會想要逃走了,可是問題就在我所在的地方,這裏洞穴的位置算是高處,從洞口往下看還真有一番冒險的風味,想要延著岩壁慢慢往下爬在中突很容易被其他的黑色哈比給發現而抓走,最後我還是只能乖乖的留在這裏了。

  光是坐在原地是很枯燥的,她沒有把我綁起來所以我可以在這裏任意走動,我站起來往一個角落走去,那個角落放了不少東西,我剛來到這裏時就注意到了,帶我回來的黑色哈比也把她的東西都收在那裏。

  其中有一個包裹看起來很眼熟,我就索性的把她打開來看看,最後不出我所料的,是我上一次被搶走的銀飾品,每一個都還是保持著漂亮的銀白色光芒,我一個一個拿起來檢查,每個都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

  「這家夥這幺喜歡我的東西嗎?」我坐在地上拿起一個耳環放在我眼前觀看,想了一下這個問題,也讓我想起她的身上的確是有很多銀白色的物件,耳環、項鏈到手環等,該不會都是我做的吧?

  當我才開始要投入的觀看我之前被搶走的商品時,就聽到了翅膀拍打的聲音,讓我得知她回來了,我轉身就看到她輕盈的身軀輕巧的降落到地面,稍微整理一下她自己烏黑的羽毛後,開始往我這邊走過來。

  我看到她走過來,本能的往後推縮了一點,不過我看了一下她的臉,並沒有第一次見到那充滿殺氣的表情,反而像是平常人群之間的普通表情,帶著一點微笑的面對我,因爲這樣甚至讓我少了一點警戒心。

  「怎幺?東西不好吃嗎?」她用著輕柔的話語問著我,並且指著她放在地上的水果。

  「我...我不餓,謝了。」我簡短的回了她的話。

  「是這樣嗎?那我就先收起來了。」說完她就動起身把放在地上的水果撿了起來,走向我這邊,經過了我的旁邊把水果收進袋子裏,全程我安靜的看著她坐事情,她帶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家人一樣。

  「爲甚幺要把我抓回來這裏?」等到她收完東西後我這幺問她,我大概因爲看到她的一舉一動認爲她對我沒有太多的威脅吧。

  「這些東西都是你做的對吧?」她湊到我旁邊來,舉起她的翅膀,秀出在她手臂上的一個手環給我看,這時我才發現我們之間的距離很靠近。

  「是沒錯啦...」我趕緊回答她的問題。

  「我猜的果然沒錯,當我發現到你耳朵上的耳環時,我差不多就認定是你了。」她竟然開心的發出微笑,開始散發出笑容。

  也就是說,如果我沒有帶起這個耳環的話,我也不會被她抓過來這裏就對了。

  「我的名字叫做梅格蒂,那你呢?」她開心的問著我,我稍微注意到她的身體好想有點騷動,不知道是怎幺了,有點扭動著身子好像在忍著甚幺。

  「我的名字喔,我叫凱司特,那你到底爲甚幺要把我給帶過來這裏,不是要把我吃了嗎?」看到這樣的狀況,感覺已經沒有我想像中的那幺糟糕了。

  「那還用問,我很中意你,第一次看到那些漂亮的東西時,我就認定我的另一半就是那個人了,結果這個人很剛好是我很喜歡的類型呢!」才說完,她開始撲到我的身上,用她的翅膀把我包圍起來,她的肌膚貼到我的身上,柔軟的皮膚帶著有點發燙似的溫度,兩個人臉之間的距離非常得靠近。

  「甚幺另一半!可不可以請妳解釋一下!」才剛以爲沒有事情了,卻一下子又遭遇了讓我錯手不及的狀況。

  「當然就是要當我丈夫的意思了!我很喜歡你呢!」

  才說完,她立刻把嘴湊到我的嘴上面,不讓我說任何的話,像把我制伏一樣的拚命的和我索吻,她把翅膀架在我的肩膀上不讓我移動,感覺就是要任她的意思,不斷的吸吻著,像布丁般充滿彈性的嘴唇貼在我的唇上,竟然連舌頭都開始伸進我的嘴裏,不斷的到處舔進我的口腔任一角。

  我想要把她推開,但是她實在是抓得好緊,我摸到她的皮膚都非常的熱,我大概了解到她現在是充滿了饑渴,在剛剛早就該想到了才對,剛被她抓走時是以爲肚子餓的饑渴,現在我了解到她是充滿了性交的饑渴。

  結果一個平衡沒有控制好,我整個人往後倒,她就趴在我身體上面,羽毛的蓬鬆處感跟她皮膚的溫感交錯著在我感覺上出現,但是吻還沒有結束,還在繼續親著。

  在她親到感覺滿足後兩嘴才彼此分開,我才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窒息式接吻就是說這個吧!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巴,臉上早已經是一片紅,看得出來她現在情緒非常的亢奮,應該是忍很久了。

  「這感覺...還真不錯...」她輕輕的說著,翅膀輕按壓在我的胸膛,她扭動著身軀在我下體上磨蹭著,開始刺激著我的下面。

  「餵餵餵不是吧!別這幺突然啊!」我下意識的了解到她想要做甚幺,畢竟我可是個正常的男性,這檔是也曾幻想過好不好!

  「就跟你想的一樣,你可要聽話一點喔!」她說著,身體還是不斷的晃動著,也可以說是她正騎在我的上面,我的那一根也在這不斷的刺激下漸漸挺了起來,在這狀況下我還會勃起,男人還真是可悲的生物。

  接著她開始把我的下褲給解掉,我想要阻止也很困難,雖然她的身才比我小些,但是現在我可是被她給壓制在下,哪怕我哪裏弄不好,她會變回那凶暴眼神對我怎幺樣,我的下場可能會更慘也說不定。

  「才一會就已經這幺挺了,可要好好的享受一下了。」接著她把她圍住下半身的裙料給掀開,露出了女性的性器,接著開始對準我挺起來露出褲子的肉棒後,然後就坐了下去,把我的肉棒伸入了她的蜜穴之中。

  「啊∼!」當交會的瞬間,她發出了一陣吟叫聲,接著開始不斷的扭動自己的腰姿,大腿出力的使自己的身體上下起伏,開始進行交合。

  在洞窟內不斷發出肉體碰撞的聲音,在這裏面迴響著,她的臉上充滿了做愛時的快感,交合快感帶來的微笑嘴角還甚至留了一小角的口水。

  我也是第一次體會到做愛的感覺,她的性器帶給我的肉棒不間斷的快感,她越是扭動的越激烈,我感受到的快感更加劇烈,我挺起上半身,雙手撐在地面上,而她卻用翅膀勾住我的脖子,繼續的持續擺動她的腰,發出猥亵的水聲。

  「阿哈!阿哈!」好像不肯中斷似的,她繼續的和我交合著,不斷的發出呻吟聲,就單方面來說我可以說是被她給侵犯著,但是第一次體會到性愛快感的我漸漸的陷入這份感覺之中。

  肉棒和蜜穴不斷的進行抽插著,激烈的動作加上快感,使得彼此的身體發熱,我扶著她纖細的腰,開始連我的下半身不自主的動了起來,身體流出汗水,感覺這裏的溫度持續上升。

  「嗯啊!嗯啊!要、快要...」感覺快要達到射出的頂點時,她也開始發出了要高潮的話語。

  「啊!」達到最高點之時,我也泄了出來,第一次做愛的我很快就被她給征服,很快就射精了出來。我白濁的精液射進了她的蜜穴之中,達到快感最高潮之時,她也身子往後仰發出了一陣呻吟聲,腰子也挺了一下,享受著交合高點的爽快時刻。

  「哈!哈!」一小段的激烈交合後彼此喘氣著,但是我的肉棒還在她的蜜穴之中,她坐在我身上抱著我,貼在我的身上,我還可以感覺到她的心跳。

  沒想到我被帶來這裏後竟然會被她給這樣子,完全是我沒有想到的事情,但是我畢竟是男人,還是被這檔事給征服。

  「好了!在繼續吧!我想要和你一起生下彼此愛的結晶,我親愛的丈夫。」她貼在我的耳邊說著,說話的氣流在我耳邊擾動。

  「等、等一下,我沒有說過要當你的丈夫,不要給我隨便認定好不好!」剛從做愛快感中醒來的我,聽到這樣的事情震驚了一下,我原本就沒有想要留在這裏的意思。

  「不行!你已經和我做過了,已經算是我的丈夫了,身爲家庭的一員我們可是要生活在一起才行的!」

  「我甚幺時後說過和妳結爲家庭了,都是你單方面的想法吧!」我想要把她先推開,但是她卻把我抱得更緊。

  「不行!我現在已經是你的妻子了,我們要在一起!」

  才說完,她又開始繼續扭動了自己的腰,又要在進行一次交合,我沒有辦法跟它分開,又重複了剛剛的事情直到彼此精疲力盡爲止,開始有了我已經離不開這裏的想法了...






  之後,我嘗試好幾次的逃脫,但是都還是會被她給帶回來,趁她不在攀爬岩壁慢慢往下爬之時,被她發現後,她會露出開心的笑容,然後把我給帶回彼此的「愛的小窩」,不管試幾次都是一樣的結果。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現在抱著一顆蛋,這顆蛋,是她生出來的,至于父親是誰可想而知。

  我把蛋抱在懷中,用自己的體溫做著不知道有沒有用的孵蛋工作,但我還是盡責的照顧好這顆蛋,梅洛蒂出去找吃的應該快回來了,我細心的擦拭著這顆蛋,應該是責任感吧!我沒有辦法把蛋丟在一旁再次嘗試逃走,這樣子這顆蛋太可憐了。

  我把蛋用乾淨後,我把耳朵貼在蛋旁邊,我隱隱約約聽到蛋裏面的小生命發出的聲音,當我還想要聽得更仔細時,梅洛蒂剛好回來了。

  梅洛蒂快速的到我的身旁,親了親我的臉後,也親吻了她寵愛的蛋,然後我們兩人窩在一起,一起用彼此的體溫給蛋溫暖,我看了一下梅洛蒂的臉,現在她的臉已經看不到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像老鷹般的兇狠眼神,現在帶給我的,是一個做爲母親該有的慈愛眼神,她的耳朵上帶著一支和我耳朵上能配對一對的銀白色耳環,這耳環現在可以說是我們倆的寶物,現在梅洛蒂充分的享受著一家人窩在一起的快樂。